外交白皮书强烈呼吁贸易自由 把商业利益作为外交政策核心

澳大利亚14年来第一份外交政策白皮书拒绝保护主义情绪,并重申需要继续积极推行新的自由贸易协议,作为推动国家经济增长的中心平台。

贸易部长乔博(Steven Ciobo)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先前发布的白皮书支持目前的政策,主张双边和多边谈判中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与企业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并将“澳大利亚商业利益置于外交政策的核心”。

白皮书已经确定可以做更多事情来打破澳大利亚出口商的非关税壁垒,并将赋予澳大利亚外交人员提供“亲贸易成果”的力量,支持澳大利亚各生产者、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在新市场开放向上。

“白皮书明确表示自由贸易和投资制度不但可以有效保证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而且对我们的持续繁荣至关重要,”乔博说,“澳大利亚将追求一切在国内、国际、双边和多边地关系中实现亲贸易环境的途径,因为这会让澳人更富有。”

白皮书对改革的前景保持开放,同时还重申支持世界贸易组织(ATO)作为解决国与国之间贸易争端的主要论坛。

白皮书概述未来十年的外交政策蓝图,包括贸易机会,人道主义援助支出的重点以及维护利伯维尔场和支持自由民主等国际规则秩序的必要性。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所长詹宁斯(Peter Jennings)表示:“这个决定的考验在于,澳大利亚是否准备好对所面临的战略挑战进行切实而诚实的评估。这很难,因为你不想创造敌人。”

詹宁斯说,白皮书中“最棘手的”段落涉及中国,并且需要在贸易关系的重要性与中国习近平主席领导下日益专制化、进行广泛军事建设和破坏南海稳定的事实之间寻找平衡点。

在承认特朗普总统的性格特质,同时重申与美国同盟的价值之间,澳大利亚也需要小心保持平衡。